| 首 页 | 金律师简介 | 往事回首 | 疑案争鸣 | 刑法 | 刑事辩护研究 |
| 法庭辩论 | 北京地区办事指南 | 社会视点 | 收费标准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络实名:金晓光
当前位置: 首页<<<案件直击<<<



我为谢亚龙辩护(6)起诉书疑点重重

来源:金晓光律师
时间:2014-6-5 17:03:08 点击数:


公诉人指控谢亚龙涉嫌受贿罪,受贿事实有12项,金额为172万余元。


法庭上当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审判长问谢亚龙,对起诉书是

 

否有异议?


谢亚龙大声说有异议:“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是在刑讯逼供,对我

 

殴打、侮辱、电击情况下做出的,是以我妻子、儿子生命作为交

 

换条件,绝大部分是根本没有的,是完全编造的,极少数事实是

 

为了迎合办案人员的胃口,把它篡改了,从根本上讲是不真实

 

的”。


那么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是真的还是假的?公诉人在指控

 

的证据方面有没有疑点或不能成立的地方呢?


我们先看一下起诉书指控的谢亚龙收受广州医药足球俱乐部总经

 

理宁志雄的贿赂,起诉书指控2007年春节前,谢亚龙在办公室

 

内,收受宁志雄所送人民币20万元,2007年春节后,在广州市收

 

受宁志雄所送人民币10万元。


检察机关对宁志雄2010928日的询问笔录中是这样记录的(节选):


2007年春节后,谢亚龙来广州市开会,广州市体育局招待吃

 

饭,也要我和广药俱乐部副董事长谢斌来参加。考虑到谢亚龙帮

 

我们请了沈祥福,又考虑到我们俱乐部要进入中超比赛必须要得

 

到中国足协的支持,要得到谢亚龙的帮助,而且,中国足球也非

 

常不规范,要想在足球界发展,没有中国足协的支持是不行的。

 

因为这些考虑,我就认为应该趁谢亚龙来广州的这个机会,给谢

 

亚龙送点钱,以表示一下,取得谢亚龙的好感和支持,当时我想

 

应该送10万元……,我找到了谢斌,跟他谈了我的想法,谢斌听

 

了就同意了,并叫我具体办这个事。我就准备了礼品和钱,礼品

 

是一些中药材,用礼盒装的,钱也是用一个包装的。那天吃饭

 

时,我和谢斌对谢亚龙谈了我们俱乐部想要尽快进入中超比赛的

 

想法,并对谢亚龙帮助我们请了沈祥福这样的教练表示了感谢。

 

吃完饭,谢亚龙上车时,我就把礼品盒和装有10万元的包给了

 

他,并对他说这是我们俱乐部的一点表示,谢亚龙客气了几句就

 

收下了。后来,我把这事告诉了谢斌。


宁志雄2010112日的询问笔录(节选):


我们广州医药足球俱乐部成立以后,广州市政府和广州市体育局

 

就要求我们足球队尽快进入中超,因为我们是国有企业,必须听

 

政府的,所以我们就很想进入中超,这样就必须求到中国足协副

 

主席谢亚龙,让他多帮帮我们的企业。在广州市体育局的协调

 

下,谢亚龙也很支持我们的工作,还帮我们请了沈祥福这样的教

 

练,为此,我们也挺感谢谢亚龙的。在2007年春节前,广州市足

 

管中心主任孔茂盛要带我去中国足协拜年,沟通一下关系。在走

 

之前,广州医药足球俱乐部副董事长谢斌找到我,与我商量给谢

 

亚龙点钱以支持一下他的工作,目的是让谢亚龙在我们进入中超

 

的过程中多帮帮我们的企业,再一个就是感谢谢亚龙对我们的支

 

持。我们商量好给谢亚龙20万元。这样我就从俱乐部财务处拿了

 

20万元钱,装在了一个档案袋中。我到了北京中国足协谢亚龙的

 

办公室中,对他一直以来对我们俱乐部的支持表示感谢……临走

 

时,我把这装有20万元钱的档案袋给了谢亚龙,对他说这是我们

 

俱乐部对他的一点支持。谢亚龙客气几句就收下了,我回到广

 

州,就把这事告诉了谢斌。


检察机关2010927日对谢斌的询问笔录(节选):


2007年春节后不久,谢亚龙来广州开会,广州市体育局请谢亚龙

 

吃饭,也请我和广药俱乐部总经理宁志雄参加,吃饭的前一段时

 

间,宁志雄就找到了我,向我请示,说应该趁这个机会给谢亚龙

 

些礼物,表示一下对他的感谢。……我就同意了,……那天吃饭

 

时,我和宁志雄对谢亚龙对我们俱乐部的帮助表示了感谢,那天

 

吃饭后,宁志雄就把这些礼品和钱给了谢亚龙,这是宁志雄后来

 

告诉我的。


给谢亚龙这10万元钱的事只有我、宁志雄和谢亚龙知道。


谢斌2010112日的询问笔录:


20071月份,广州省(注:原文是省)和香港举行一年一度的

 

省港杯足球比赛,是我们球队与香港队在香港进行的比赛……广

 

东省足协请谢亚龙来参加观看我们的比赛。在这期间的一天晚

 

上,我到谢亚龙的房间跟他谈起了我们足球队进入中超的事,

 

……并求他在我们进入中超的过程中多帮帮我们,谢亚龙说他个

 

人挺支持我们的,但中国足球这个行业很不规范,有很多关系需

疏通,并要求我们赞助一些经费给他,如果我们不赞助的话,他

 

不敢保证我们俱乐部进入中超。我听了后,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回到广州,我跟宁志雄谈了这件事,宁志雄提议给谢亚龙20万元

 

钱,我也只能同意了,但我强调不能超过20万元。后来,在2007

 

年春节前,宁志雄去了北京,给谢亚龙拜了年,送给了谢亚龙20

 

万元,宁志雄从北京回来后,把这件事告诉了我。


疑点一:2007年春节后,谢亚龙来广州,明明是广州体育局请谢

 

亚龙吃饭,吃完饭送谢亚龙上车,坐庄请客吃饭的体育局的人为

 

什么没有送?为什么只有宁志雄一人送行?这符合逻辑吗?


疑点二:“应该趁谢亚龙来广州的这个机会,给谢亚龙送点钱,

 

以表示一下,取得谢亚龙的好感和支持”,这说明在刚刚过去的

 

2007年春节前没有给谢亚龙20万,否则才几天就要趁谢亚龙来广

 

州这个机会给谢亚龙送点钱表示?反过来,如果春节前刚给了20

 

万,春节后为什么要趁此机会表示?


疑点三:2010928日董事长杨荣明询问笔录(证明送2万港币

 

的情况):


比赛期间,我也随球队到香港,在香港谢斌跟我说,谢主席来了

 

是否要表示一下?我告诉谢斌“这件事你办吧”,后来谢斌跟我

 

说他给谢亚龙送了2万元港币。


谢斌作为副董事长送2万都要请示董事长,送10万、20万为何不

 

请示?这符合逻辑吗?


对这30万,谢亚龙断然否认,称是被逼无奈配合编的,宁志雄没

 

有给过他。谢斌也没给他2万港币,是广东省体育局的官员给他1

 

万港币用于花销,他也没给俱乐部帮忙请沈祥福教练,他是向地

 

方政府推荐的。


疑点四:辩护人早就书面申请法庭传宁志雄、谢斌等24位证人出

 

庭作证并和谢亚龙当庭对质,法院为什么不要求他们出庭接受法

 

庭调查?判决书对此没有解释。证人不出庭接受询问,其证言能

 

有效质证吗?如果证人不用出庭,其证言就可有效质证,那法律

 

为什么还要求证人必须出庭作证呢?


疑点五:谢亚龙在侦查机关供述给了这30万,但他说那是刑讯逼

 

供等情况下编的,法庭为何不要求公诉人出示审讯期间的同步录

 

音录像?如果真的给了,证人当庭和谢亚龙一对质,再加上同步

 

录音录像,谢亚龙及其律师在法庭上还能说什么?


一方面是谢亚龙讲的刑讯逼供及两次带到招待所连续数天不让其

 

睡觉等非法取证没有比较有说服力的证据予以排除,另一方面证

 

人又不出庭作证,法院这样的判决具有多少说服力呢?刑讯逼供

 

和证人不出庭作证,这两个因素都有可能是造成冤假错案的原

 

因,如果当这两个因素碰到一起,你说造成冤假错案的概率会是

 

多少?


疑点五:关于2万港币,没有段永东兑换两万港币的银行凭证,当

 

30万也没有银行的取款凭证或记录。


我们再看看关于收受江苏舜天俱乐部总经理张玉道所送人民币5

 

元的指控。


事情经过是200510月份,谢亚龙去南京参加在南京举办的第十

 

届全运会,足球中心的马成全带着谢亚龙顺便到江苏舜天足球俱

 

乐部考察,在众人陪同下,谢亚龙来到董启斌董事长的办公室,

 

检察机关指控在董启斌的办公室,张玉道给了谢亚龙5万元,这事

 

只有张玉道和谢亚龙俩人知道。


疑点一:案卷材料显示当时在场的有谢亚龙、董启斌、马成全,

 

张玉道和江苏省足球管理中心主任刘陶等人,就是在这样的情况

 

下,谢亚龙收受了张玉道的5万元。那么,在董的办公室,张玉道

 

是怎么避开董、马、刘的眼睛给谢亚龙5万元呢?


疑点二:给的5万是钱还是卡?张玉道在检察机关的询问笔录里说

 

记不清了?检察机关查明的是张玉道只给谢亚龙送了这么一次5

 

元,送了一次张玉道就记不清了是卡还是钱,这可能吗?


律师分析猜测是:如果张玉道说送了卡,那么必然有办卡记录等

 

银行凭证予以佐证,他没有送所以拿不出。如果说是送了钱,张

 

玉道当着那么多人怎么送给谢亚龙五沓子钱?


疑点三:谢亚龙对律师讲,为了以后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当时交

 

代说收的是卡,因为卡是能查出来的。既然法院判决认定谢亚龙

 

收了张玉道的5万银行卡,为什么没有银行卡的办卡记录?


疑点四:张玉道说,他用自己的钱给的谢亚龙,事后,他找了些票

 

据到单位报销了,律师从网上查到的第十届全运会于200510

 

12日至23日在南京举行,但从案卷中看到张玉道报销的填单日期

 

有一张是20051010日,按张玉道的说法,他是先给谢亚龙行

 

贿,后再找票据报销,那么,谢亚龙还没到南京,张玉道就已经

 

报销了,这怎么解释?法院的判决书为什么不对辩护人提出的疑

 

点进行反驳或解释?同样,这里也存在刑讯逼供非法取证的排除

 

和证人出庭作证的问题,上面说过,就不再重复。


存在这样多的疑点,法院判决还是认定谢亚龙收受了张玉道5

 

元,“谢亚龙及其辩护人所提辩解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

 

信”,法院的判决有说服力吗?


关于朱骏行贿的20万元


谢亚龙20101015日的供述说:“……最后,朱骏成功买下了上

 

海申花。200678月份,朱骏来到北京约我出来到王府景(笔

 

录里就是“景”)的一家饭店吃饭,在吃饭时,他对我的支持表

 

示了感谢,吃晚饭临走时,他给了我一个档案袋,……,发现里面

 

装着20万元钱”。


谢亚龙2010121日的供述是“……2007年初,朱骏到中国足协

 

找我谈这个事时,还和我一起在王府景附近的一家顺风酒店吃过

 

饭,在吃饭的过程中,他对我说,他入股上海申花的事,求我多

 

支持支持。我同意了,……在吃饭过程中,朱骏出去了一会儿,

 

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个档案袋。快吃完饭时,他就把这个档案

 

袋给了我,……,发现里面装着20万元钱”。


疑点一:谢亚龙一个是说2006年的78月份,一个是说2007

 

初;一个是说买下上海申花后表示感谢给了20万,一个是说买之

 

前,求谢亚龙多支持,给了20万。


疑点二:关于这20万元的来源或出处,朱骏说是他自己的钱,但

 

并没有银行单据或朱骏取款记录等证据佐证。


朱骏给谢亚龙的2万元吃饭的消费卡能提供银行付款凭证,20

 

的人民币为什么没有银行取款记录或取款凭证?


朱骏为什么不出庭接受法庭询问?


对于律师的质疑,法院判决书并没有给出解释,更没有解释朱骏

 

为什么不出庭作证。


谢亚龙称他是被逼编造的,他多次要求律师去调查朱骏的相关情

 

况。


据谢亚龙讲,部分审讯人员也曾怀疑谢亚龙案件是假案。“他们

 

不停地在改笔录,C是第一个提出这案子是假案的人”。


检察机关还有很多指控,存在疑点,但法院还是照判不误,令人

 

难过和失望,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庭审休息的十分钟,有一旁听者在法院的走廊里小声跟律师说

 

“一参加旁听什么都知道了”。


 

关于极少部分谢亚龙承认的“受贿”,谢亚龙认为“极少数事实

 

是为了迎合办案人员的胃口,把它篡改了,从根本上讲是不真实

 

的”。


这里举两个例子:起诉书指控谢亚龙收受长春亚泰足球俱乐部董

 

事长兼总经理刘玉明的请托,在比赛裁判和场地的安排等方面给

 

予该俱乐部关照,最终,该俱乐部获得2007年度中超联赛冠军。

 

为此,谢亚龙于20082月,在其办公室内收受刘玉明为感谢其帮

 

助所送的存有人民币3万元的银行卡一张。


谢亚龙辩解说我不要,他硬塞,事后多次退,没退掉,后来把卡

 

弄丢了,卡上分文没取。他让律师找刘玉明,办卡应该是有记录

 

的,通过记录可以查到这卡,这钱还应在上面。


而刘玉明说他从个人奖金中拿出3万给谢亚龙,谢亚龙不要,过了

 

二、三天,他又办了卡,把3万元存到卡里给谢亚龙。卡是在哪个

 

银行办的记不清了。


首先,刘玉明送钱时,谢亚龙不要,这有刘玉明的证言。其次,

 

对于谢亚龙的辩解,法院为什么不查一查卡上的3万元是否还存在?


另外,谢亚龙没有为长春亚泰谋取利益,谢亚龙说,你去问问张

 

建强安排裁判弄个冠军需多少钱?3万能安排裁判弄个冠军?


公诉人提交了陈永亮和南勇的证言。


陈永亮证言说中超联赛中各场裁判员安排的程序是由他按照《中

 

国足协比赛裁判人员选派办法》的规定拟定裁判表,然后逐级报

 

李冬生、南勇等领导,经南勇请示同意后,由南勇签字执行。


侦查人员问:在2007年中超联赛整个赛季的裁判员安排上,谢亚

 

龙是否有过什么要求?


陈永亮答:在赛季开始时,谢亚龙向我们部门提出在整个赛季中

 

在裁判员的安排上,必需公平公正,不准有所偏倚,严格按照程

 

序办事,否则,就追究责任。所以我认为在2007年中超联赛中各

 

个场次的裁判员的安排上,赛区的组织工作上我们部门严格依照

 

谢亚龙等领导的意见,真正做到了公平公正。


侦查人员问:2007年的时候,对长春亚泰足球队各场次的裁判员

 

安排上,谢亚龙是什么态度?


陈永亮答:同样是要求我们做到公平公正


南勇证言说比赛的场地是由各参加俱乐部报到联赛部,由联赛部

 

进行检查,符合标准的,准予在此比赛,不符合标准的不予确

 

认。


侦查人员问:2007年的时候,对长春亚泰足球队各场次的裁判员

 

及比赛场地的安排上,谢亚龙是什么态度?


南勇答:谢亚龙对裁判员的安排表都要审阅一下,对长春亚泰足

 

球队各场次的裁判员和比赛场地上,他是要求我们做到公平公

 

正。


侦查人员问:在2007年中超联赛整个赛季的裁判员安排和比赛场

 

地方面,谢亚龙是否有过什么要求?


南勇答:谢亚龙提出整个赛季中的裁判员安排上,必须公平公

 

正,在比赛场地的安排上也要公平公正,按照场地标准进行检查

 

和安排,不准违反规定。


从以上我们可以看出,谢亚龙是一直要求部下公平公正的,对长

 

春亚泰并没有照顾,没有为长春亚泰牟取利益。长春亚泰获得冠

 

军并不是得到了谢亚龙的关照。公诉人也没有出示谢亚龙为长春

 

亚泰牟利的其他证据。还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谢亚龙不是

 

搞足球出身,两年多的时间,以他的足协主席的地位和清高的性

 

格,谢亚龙并没有融入足球圈子,他对下面的裁判并不熟悉,甚

 

至根本不认识,他怎么为长春亚泰去安排裁判?


由此看来,法院认定谢亚龙收受刘玉明3万元构成受贿罪是不能成

 

立的。


谢亚龙就任足球中心一把手后一直要求部下要公平公正,不得违

 

反规定,这个我们可以20111219日铁岭市中级法院审理的

 

谢亚龙身边的足球官员张建强披露出来的受贿事实看出:


    公诉机关指控张建强:


    1)、19974月,张建强主管裁判期间,陕西国力为得到裁判关

 

照进入甲B,当时主教练贾秀全在北京体育大学附近送给张建强现金

 

人民币40万元;


     2)、19979月,全国乙级联赛复赛阶段,张建强按照贾秀全的

 

要求安排陈超做陕西国力和长春亚泰队主裁判,陕西队10获胜,以

 

乙级联赛第三名的身份进入甲B199810月底,陕西国力为了继续

 

得到关照,由贾秀全在张建强的办公室送给他50万元。


     3)、1998年下半年,云南红塔足球俱乐部为了在甲B联赛的裁

 

判选派工作中获得关照从而保级,由时任代理主教练王宝山在昆明海

 

埂基地张建强所住房间送给张建强5万元。


     4)、199910月著名的渝沈之战,当时沈阳华晨为在甲A联赛

 

中保级,由总经理章建先后六次在北京体育大学附近送给张建强共计

 

人民币68万元。当年甲A最后一轮,张建强按照沈阳队的要求安排陆

 

俊做第四裁判,当时比赛下半场晚开场5分钟,最后沈阳队在第92分钟

 

攻入制胜一球,以21获胜从而保级成功。


     5)、19999月,云南红塔为在裁判选派中得到照顾从而确保冲

 

A成功,由时任球队助理教练王立人在北京市顺风酒店送给张建强3

 

万元,云南红塔在当年的甲B联赛中杀出,晋级2000年甲A联赛。


     6)、199912月末到2000年上半年,山东鲁能为感谢张建强在

 

裁判安排方面的关照,获得99赛季甲A和足协杯冠军,总经理邵克难

 

先后两次在北京向张建强送了40万元。


     7)、1999年下半年到2000年底,江苏舜天为在甲B联赛中获得

 

裁判的关照,通过时任该俱乐部总经理潘强先后四次送给张建强共计8

 

万元。


     8)、1999年,上海申花为在甲A联赛中在裁判的选派和执法中

 

获得关照,通过潘强送给张建强10万元。


     9)、200411月至200511月,江苏华泰女足为感谢张建强的

 

关照,由时任该俱乐部总经理在泰国、南京、义乌先后三次向其行贿

 

共计5万元。


     10)、20082月张建强任女子部主任期间,武汉体育局足管中

 

心为感谢女足世界杯和城运会期间张建强的帮助,由付强在重庆永川

 

张建强所住房间送给张建强3万元,


     11)、200910月至11月江苏华泰女足为感谢张建强的关照,安

 

排总经理苏宁在山东张建强所住房间向其行贿3万元。


     12)、20092月,湖北足球管理中心为湖北女足在全运会期间

 

得到张建强在裁判方面的关照,向其行贿1万元。


     13)、20095月,浙江杭州女足为感谢张建强的关照,在天津

 

他所住的酒店向其行贿2万元。

 

张建强所涉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犯罪事实是:


    2003年,甲A最后一轮,上海申花与上海国际一战,申花向张建

 

强行贿70万元,后者与陆俊每人分得35万元。


从检察机关所指控的事实看,张建强的绝大多数受贿事实均发生

 

1997年至2005年谢亚龙到中国足协任职之前,2009年所发生的

 

三笔受贿事实,谢亚龙已不再担任足球中心主任,不再担任中国

 

足协专职副主席职务。谢亚龙主政足球期间,张建强只收受一笔

 

或两笔贿赂,且金额不大。


这说明,谢亚龙任职期间,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部下,要求都是

 

很严的,他是想扭转中国足球的颓势的。 


之所以收朱骏的一万多饭卡以及省港杯期间广东省体育局的领导

 

给的一万港币等,是因为有些人曾给谢亚龙提意见,认为谢亚龙

 

清高,不和别人吃吃喝喝,工作难打交道,所以有时想置身于世

 

外桃源,做个纯粹廉洁的官员是不容易的。


谢亚龙为什么说事实是被篡改了呢?谢亚龙告诉律师,比如一万

 

港币本来是广东省体育局领导送的,他们非得安在广药公司副董

 

事长谢斌身上。


再如,朱广沪送的5万元,检察机关指控谢亚龙利用担任足管中心

 

主任、中国足协主席的职务便利,帮助朱广沪继续留任国家队主教

 

练,为此,收受朱广沪人民币5万元。


谢亚龙说,妻子有病住院,朱广沪送来5万元,朱广沪心事重,为

 

了不影响朱广沪的工作,不分他的心,他收下朱广沪的5万元,因

 

为关系好,后来没退掉。朱广沪和足球中心签有合同,他是严格

 

按合同办的,没有利用职权帮助朱广沪留任,朱广沪没有完成合

 

同规定的在亚洲杯中打入前四名,合同就自动中止。


朱广沪在检察机关的询问笔录里说,在2007年初,国家队在海口

 

市训练的时候,谢亚龙去视察,住在金海岸酒店。这时候我听说

 

谢亚龙妻子生病了,我就准备了5万元钱,来到他的房间,问了他

 

爱人生病的事,给了他五万元钱,顺便对他一直以来对他工作上

 

的支持表示了感谢。


再好的官员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是人,都有亲情,我们

 

不能脱离中国的传统文化,不能脱离实际去要求一个人。朱广沪

 

作为国家队的主教练,他听说谢亚龙妻子生病住院,送来5万元,

 

如果谢亚龙拒收肯定会对朱广沪的情绪造成影响,进而影响训

 

练,谢亚龙从比赛大局出发,考虑到朱广沪的复杂心情,为了不

 

影响他的情绪,让他全身心把队伍带好,谢亚龙把钱收下,朱广

 

沪年薪百万元以上,5万元对他来说也并不多,而且,谢亚龙严格

 

按照足协与朱广沪签订的合同办事,没有利用职权帮助朱广沪,

 

在朱广沪没有完成合同规定的在亚洲杯中打入前四名后,合同就

 

自动中止。谢亚龙说他退了很多钱,大连实德M 的一万美金就是

 

证明,检察机关和法院为什么不结合谢亚龙的一贯表现去认定

 

呢?


谢亚龙说有人给他很多钱,他都没要,而且还退了很多钱,谢亚

 

龙说的是真的吗?谢亚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请看下文叙述。

【已有 篇评论。】---->





本站关键词:北京刑事律师 北京刑事辩护律师 北京律师
版权所有:北京金晓光律师在线网
电话:18601087319
传真:010-885788761 E-mail:jxglawyer@126.com
工商局注册电子标识
京ICP备05065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