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金律师简介 | 往事回首 | 疑案争鸣 | 刑法 | 刑事辩护研究 |
| 法庭辩论 | 北京地区办事指南 | 社会视点 | 收费标准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络实名:金晓光
当前位置: 首页<<<疑案争鸣<<<中央美院女生自杀案专题



给女儿的一封信

来源:金晓光律师
时间:2011-5-9 11:27:57 点击数:


题记]

在一个阴霾的冬天,老仇对律师讲述了他家庭的悲惨遭遇,律师为此悲痛不已,含泪写下此文,以此希望有关部门能解开老仇心中的迷团。

——金晓光

给女儿的一封信

女儿,你已经走了八年了。八年里,我们家发生了巨大变化。自打你走后,我和你母亲为了给你讨个说法,就从辽宁锦州来到北京,搬进了你生前住过的房子。

女儿,八年来,你可知道我们是怎样活过来的吗?我们奔波于各级公安,各级检察院,最高检察院和公安部,甚至全国人大,能去的都去了,有些领导也接见了我们,甚至批了字,可你的死就是立不上案啊!公安部门的鉴定结论说你是自杀,是在无胁迫下喝的敌敌畏。

女儿,你躺在冰柜里很冷吧。别怪爸爸,别恨爸爸,如果爸爸把你埋葬了,你被害死的证据可就没了呀,你嘴角撕脱的伤痕,你的指纹……

爸爸知道你已躺了八年,知道你冷,知道你彻骨的寒冷,爸爸真想把你换出来,可是,爸爸的义务还没有完成,杀害你的凶手还逍遥法外。

女儿,每天爸爸离开家门为你讨说法时,爸爸都满腔悲愤。

爸爸在外面奔波申诉,面对一些执法人员麻木不仁的态度,爸爸实在心恢意冷。有多少次,爸爸一天都没心思吃饭啊!有多少次爸爸实在撑不下去了,可一想到冰柜里你瑟瑟发抖的身体,想到你那痛苦的表情和企盼的眼神,爸爸就坐卧不安呀!

天黑了,得快点回家,你还在家里盼着爸爸早点回来呢,你儿时的笑脸又出现在爸爸眼前,可当爸爸推开屋门,空荡荡的屋子,除了墙壁,你母亲的抽泣,却怎么也看不见你的影子。

女儿,小时你爱玩,爸曾带你去公园,也曾带你看江河大海,我们凝视过的河川已滚滚流去,再不回还。而今天爸爸失却了往惜的希望和欢乐,和你母亲孤身挣扎在喧闹的京城,踯躅在公检法门前.

女儿,爸知道你恨我,爸知道,当你被送入空军总医院抢救时,你是多么需要爸爸在你身边守护你。当你被人强行从空军总医院转入皇苑医院时,你在心里呼喊着爸爸,呼喊着爸爸保护你,就象你小时一人独自走在空旷陌生的马路上需要爸爸的呵护一样。

爸爸来了,可爸爸来晚了一步,爸爸见到的是你眼角的泪花和脸上还在流动的血滴,爸爸见到的是你满身的伤痕,胸部的不明针眼……

爸爸见到的是你自杀的结论。

可恨的凶手,竟然没容你给爸爸留下只言片语,连同你的血衣……

女儿,爸爸多么希望你再能看爸一眼,看看爸爸的眼睛,爸爸再教你画一次画啊!

女儿,有一点爸至今不明白,你的胃已在空军总医院抢救时洗净了,空军总医院为抢救你用了约3万毫升的水约合60斤,胃里已没有明显异味了,这有空军总医院给爸爸的“关于仇映红抢救情况的说明”。可为什么后来在你的尸体检验里,又查出胃里敌敌畏的浓度为3.033毫克/毫升,医生说这个浓度是相当高的。你告诉爸爸这是怎么回事,告诉爸爸你被强行转出空军总医院后发生的事情,你快告诉爸爸呀!

还有你前胸的针眼,嘴角皮肤撕脱的小块伤痕是哪来的?女儿,你已不能开口说话,就托梦告诉爸爸吧,爸爸在焦急地等待着,已等了八年了,爸爸已70岁了,生命的时间再也不允许爸爸等待了啊!

女儿,你走了,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别难过,就在你走后九个月,你哥哥中伟也在大连高速公路遇难了,他是在处理你的事情中死去,现场惨不忍睹,是天灾还是人祸?疑窦丛丛,但我们已无暇顾及了。

女儿,你走后,我们还打了多起官司,象一叶孤舟,行驶在茫茫大海,历经风浪。马拉松式的官司,在消耗着爸爸生命残余的时间。尽管我和你母亲身心疲备,但我们还要坚持,坚持到最后一刻。

女儿啊,尽管你已在冰柜里躺了近三千个日日夜夜,尽管你寒冷刺骨,但是啊,凶手还在逍遥法外,待将凶手送上法庭,爸立刻去陪伴你……

2004年11月28日

[新闻回放]

仇德润女儿仇映红为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生,1995年11月开始与男友苏清福同居。

1996年9月9日,仇德润接到苏清福的电话,称仇映红喝药了。9个月后,仇映红的哥哥在调查其妹妹死因的路上遇车祸身亡。

仇德润一直怀疑仇映红是被人杀害,并多次要求有关部门立案侦察,公安机关经过调查,认为仇映红是口服敌敌畏自杀,不予立案。仇德润一直在申诉,女儿仇映红尸体至今未火化,存在武警总医院冰柜里已达八年。另外,仇德润在追究有关人员刑事责任未果后,还在海淀法院起诉仇映红男友苏清福人身损害赔偿案被驳回,新闻媒体曾进行过大量报道。

近期案件文章回放

——摘自《北京青年报》2004年10月9日

存尸八年将再做尸检

中央美院毕业生离奇死亡案昨日二次开庭

(记者 李罡)

昨天下午,被媒体广泛关注过的中央美院女毕业生仇映红离奇死亡,死者父母停尸8年起诉北京两家医院和北京市急救中心案在西城法院二次开庭。据原告仇映红的父母介绍,此案的最新进展,除三被告之一的皇苑医院找到外,公安部门已经答应对仇映红的尸体做第三次尸检。目前存放8年的尸检材料已经运往上海法医鉴定中心。

中央美院毕业生离奇死亡引发官司

1996年9月9日凌晨,刚从中央美院毕业的仇映红在与男友苏清福的同居住所中敌敌畏中毒。苏清福自称先将仇映红送到空军总医院抢救,后来又由北京市急救中心转送至皇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仇映红的父母认为女儿的死因蹊跷,而发誓案情不查清不将女儿火化,从此便开始了长达8年的停尸查证和诉讼。他们先是以故意伤害罪把女儿生前的男友苏清福起诉到法院,但是公安部门最后认定仇映红系自杀。两位老人败诉。今年初,仇德润夫妇又将曾急救过女儿的北京空军总医院、北京市急救中心、中国医学基金会海淀皇苑医院起诉到法院,要求三家医疗机构赔偿50万元。

天昱医院刚开张就成被告

此案今年2月第一次开庭时,因皇苑医院名称已几经更改,找不到第三被告而只有空军总医院和市急救中心两被告出庭。后经法院多方查找,国庆节前夕终于查清皇苑医院已经更名为北京天昱医院,最近刚办理相关手续,医院虽经更名但股东没变,于是西城法院把北京天昱医院追加成为被告。

昨天的庭审中仇德润坚持认为,仇映红被送到空军总医院后,病情得到控制,但仍未脱离危险。根据卫生部有关规定,完全有治疗条件的空军总医院不应同意急救中心将危重病人仇映红转走。而急救中心也违反规定,用普通车代替救护车,将仇转至医疗技术较弱的皇苑医院,并长时间未进行救治,致使仇死在皇苑医院。三家医院均应对仇映红的死负有责任。

而被告空军总医院表示:“转院是自称仇映红亲戚的苏清福再三要求的。空军总医院根本不存在过错。”急救中心也表示:“急救中心只是承担转院的运输功能。”昨天新出庭的北京天昱医院答辩说,该院对于仇映红的整个救治过程都没有违反医疗操作规定,从目前原告的证据情况,不能证明原皇苑医院的救治存在过错。

存尸8年将重新鉴定

昨天庭审结束后,原告仇德润告诉记者,他停尸8年查找女儿的死因,是始终认为女儿不是自杀。所以两位老人除去打官司,还一直要求公安机关对仇映红尸体进行第三次鉴定。不久前,海淀分局已经同意帮助联系上海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异地鉴定。

——北京金晓光律师在线网 2004.11.30

【已有 篇评论。】---->





本站关键词:北京刑事律师 北京刑事辩护律师 北京律师
版权所有:北京金晓光律师在线网
电话:18601087319
传真:010-885788761 E-mail:jxglawyer@126.com
工商局注册电子标识
京ICP备05065037号